随着两家公司的垮台 好莱坞独立电影公司正摸索一条新成功之路

分类栏目:新闻资讯

1265

发布于 暂无评论

《遗传厄运》就是成功找到了目标受众

《好莱坞报道》中文站11月2日报道(作者:Scott Roxborough)

多年来,好莱坞独立电影行业的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成为下一个顶峰娱乐(Summit Entertainment)。

这家电影制作和发行公司成立于1991年,并在2012年被狮门影业收购,完善了制作工作室规模的独立电影的艺术——《暮光之城》(The twilight saga)系列就是它的缩影——该公司推出了大片式的营销活动,并且让自家的电影在美国和全世界大规模上映。

“顶峰娱乐”战略——为最广泛的群众制作大片级的电影——是许多独立电影公司的首选模式,这家公司及其模仿者,也在美国电影市场交易会(AFM)等行业活动中占据着主导地位。

打造了《暮光之城》系列的顶峰娱乐曾是业界模仿的对象

但是在今年美国电影市场交易会的前三天,很明显它现在是一个“后顶峰娱乐”的世界。在过去的12个月里,两家备受瞩目的独立发行商连续倒闭——在对联合创始人兼联合主席哈维·韦恩斯坦多次的性骚扰和性侵指控后,温斯坦影业遭遇了丑闻缠身的垮台;随后唐伟迅速崛起的Global Road工作室,也近乎在瞬间崩溃了。

STX Entertainment公司也许是今天市场上与顶峰娱乐最接近的“同类”,但该公司最近发行的电影却有着褒贬不一的表现——既有像《坏妈妈》(Bad Moms)这样的热门系列电影,也有遭遇了痛苦失败的《皇家酒店谋杀案》(The Happytime Murders)。

在跟《好莱坞报道》对话时,前顶峰娱乐和狮门影业的老板帕特里克·沃斯伯格承认,在目前的市场条件下,按照顶峰娱乐的模式创造一家“次大型”公司将是“非常困难的”,“你需要很多钱,而且你需要真正拿出票房大片。”他说:“否则你就完了。”

因此在今年的美国电影市场交易会上,与以往“帝国建设级”大片不同,关注的焦点转向了更多有利可图的发行商,从最近的新贵A24公司、Neon公司再到安纳布尔纳影业,而像索尼经典和焦点影业等成熟的精品公司也享受着复兴。今年的独立电影,比如A24公司票房4400万美元的《遗传厄运》(Hereditary),安纳布尔纳影业票房1750万美元的《抱歉打扰》(Sorry to Bother You),以及Neon公司票房1230万美元的纪录片《三个相同的陌生人》(Three Identical Strangers)——不适合任何简单的模式,但却在传统的影院大片之外成功的找到了目标受众。

《抱歉打扰》

据悉,今年迄今为止美国电影市场交易会上最高调的两个项目,都是来自这些“手工作坊”式的独立公司:A24公司拿下了军事动作片《杀戮部队》(The Kill Team)的北美发行权,该片由亚历山大·斯卡斯加德和特纳·沃尔夫主演;Neon公司则获得了《寄生虫》(Parasite)的美国发行权,这是《雪国列车》(Snowpiercer)导演奉俊昊最新的电影。

“他们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品味,他们俘获了时代精神,他们非常冷静。”总部位于英国的Film Constellation公司的法比安·韦斯特霍夫说道:“最重要的是,他们了解如何通过定位制作一部有利可图的电影:通过社交媒体和观众的口口相传,而不是花费大量的广告宣传费用。”

现在就说这种“针对目标受众的小型、更好的电影”就是独立发行商所追求的趋势还为时尚早,但至少在目前,在今年的美国电影市场交易会上,大型的交易已经出局了,有利可图的中小制作电影“趁虚而入”。

(翻译:嘟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