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虫阅兵式:火赤链!黄蜂!唐一线!我劝虫友重抖擞

分类栏目:新闻资讯

8465

发布于 暂无评论

火赤链

唐一线

黄蜂

编者按:近几年,虫季开始前,我发现很多虫友面对即将到来的虫季,对秋虫不抱什么希望,同时又因为些许客观原因,主要是商业因素,利益因素,人云亦云,使得大家担心白虫 (缸白,野白,火赤炼、黄蜂、唐一线等等) 将代替秋虫,好像秋虫的末日到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根据这些年玩虫斗虫的一点经验,结合我对秋虫、白虫的认识,写了以下这篇 《我劝虫友重抖擞》。从我个人的视角,分析和展望了秋虫的走势和明天。

虫季结束了后,从我本人斗虫斗场看到和各个斗场传来的消息,基本上还是老的斗场格局,高品级的秋虫基本上占据着各大斗场的主流。秋虫,这一大自然带来的宝贝将永远伴随着各个不同层次不同领域的蟋蟀爱好者们。祝今秋虫友们得大将…

这几年来因为野生秋虫的生长环境的恶劣,些许品种的退化等等,致使蟋蟀爱好者们有很大一部分,悲秋,忧秋,愁秋而又思秋,同时又恐火,恐白的现象……这种现象大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作为蟋蟀爱好者的我觉得有必要根据我本人玩虫斗虫这些年的经验,谈点我对这几年大热的白虫、火赤炼、唐一线、黄蜂等一点并不全面的看法。

首先,白虫(无论是哪个品种)的出现大大丰富了蟋蟀这个行业,我本人是对这些有思想有抱负有追求的开创者们是很尊敬和理解的,白虫是一个行业,火赤炼、唐一线是一个名称,明年和后年会有更好的名称出现。

目的是经营,就像斗虫一样,谁胜谁赢,谁玩的好,这是蟋蟀界永远不变的定率,否则选什么头大,色好,神威,竞技体育输赢分高低,白虫经营谁卖得好,利润大谁玩得好,这是至理。

几年前在上海公养的斗虫之余还专门去拜访和认识了当时专门人育白虫的虫友网名“红黄兄弟”,目的是对这个领域的了解,开眼界和学习(主要是被“红黄兄弟”的这种追求和开创的精神感动)。

但是,学习和了解并不等于盲目的崇拜和失去自我对蟋蟀的认识,是丰富自己和增长新的知识及了解这种运营的模式。

单纯从斗虫上讲,我从来都不信秋虫会打不了白虫,不管是什么名称的白虫。这些年我们本地的几支玩虫团队去上海斗虫,用的都是秋虫,这点毋庸置疑,可能北方人都有点保守吧,他们也是从不信什么白虫,火赤炼等等。所以这些年他们都是几乎用的秋虫去上海虫坛斗虫的。

据了解,这些年总体战绩是,前秋胜率高,中秋为均势,后秋负多胜少,整体上互有胜负,但这些也是和参加竟斗的斗场的级别高低及竟斗的战术运用有很大的关系,还是那句话,人玩虫。

虫友们回来总结时,很多都说不同程度的碰到了白虫、火赤炼等等, 那么以上面这个全面秋虫参加上海斗场的战绩已经很说明问题了(上海斗场是全国的蟋蟀中心),也包括我本人这些年玩的全是秋虫,哪年也都出大将,大凶……

所以虫友们无需悲观,也无需担心!有虫友问,水年了,我说都一样;又有虫友问,旱年了,我说都一样;有虫友说,抓绝了,虫少,我说河里无鱼,市上见;又有虫友说,虫贵了,贱了,我还是说都一样。

我 2003 年的出大将黑风口青黄560元;同样,2011 年出大将淡紫。四店南头30 元;2012 年出大将宁津独腿60元 ,淡青麻头30元;2013年出大将淡青长衣尖翅锋600元……过去了十几年,你说是贵还是便宜?

所以无所谓贵还是便宜,看你怎么收,钱怎么用,有好的在贩子手里就是两三千,咱看见了也要拿下,不就是一嘴的事吗?所以有些虫友就是爱把精力放到这些皮毛的事上,什么出虫早晚,水大水小,虫多虫少,都二十多年了,泗店或宁津的那个街上从来都是你只要不怕把腰累坏和把眼看瞎,你就看吧…

唉,到了转过年来,他又去研究什么水年旱年虫多虫少了,我真是服了,也不去想想,水年旱年,无论主场客场,中国足球队在世界强队面前都是弱者,而乒乓球称王称霸全世界多少年到如今,所以虫友们你千万就相信你自己,别相信上帝,小马哥二十年前就说;上帝,没有上帝,我就是上帝……

所以,水年旱年,虫早虫晚等等那是写书作者的事,与咱们无关,作者们自古以来早就明白写书是写书,斗虫是斗虫,这是两个领域的!

所以,蟋蟀这个东西你得去斗,你越是经常实战,你越是相信自己,你越是什么都不信,不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要比信好得多,至少不会被忽悠……

其实我也有信的,玩虫上我信我们这的北大槐树的黑老爷子,老黑钢,绰号,黑爷,因为什么,十几年前灭了我当时认为无敌的黑紫,也就是现在的网名,老爷子让我永远记住了,虫上有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当斗败后的第二天我去老爷子家请教时,看到掉了一根腿快死了的大将白牙青,老爷子给我讲明了前一天为何让他的门徒配虫时要避开黑紫的原因,事实也证明了老爷子的功力和眼光。

所以虫友们,请抛开这样那样的顾虑,无所谓什么秋虫,白虫,火赤炼……别有那么多顾虑,重要的是提高个人的识虫眼光,认虫能力,斗虫水平。

最后,我劝虫友重抖擞,炼就慧眼降虫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