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我可能得了严重的强迫症和复工恐惧症

分类栏目:用户体验 - 视觉设计

108

发布于 暂无评论

闭关20天,从床到餐桌的“两点一线“,并没有让我觉得岁月静好。

 

相反,我觉得自己可能得了严重的强迫症和病毒恐惧症。

症状如下:

 

只有楼道的消毒水味儿才会让人心安,完美取代了DIOR迪奥甜心在我心中的位置。

我爸出去遛了一圈儿狗,我很想给狗狗用酒精喷个澡。(当然只是一念之间,因为我爸已经说了,在我和狗之间,选它)。

每天最辛苦的事,是取快递。除了要全幅武装走10分钟路到小区口之外,要戴手套接快递,回来给快递内外消毒,给全身喷洒酒精,洗澡吹头~忙完手机叮咚响起:请您来东门取快递,代号2B~

想起《老友记》中的灵魂之问,“肥皂有自我清洁功能“,”你用它洗脸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上一次曾用它洗哪儿?“——我很想给我的肥皂消毒。

 

恐惧症在2月14日达到峰值。

当天,大BOSS在工作群里,终于说了那三个字,我的心突突直跳,他说——

下周见~

所以,我脑海中的弹幕是:17复工在即,如何全幅武装地完一次厕所如何不戴口罩一顿不敢开会、不敢见同事怎么办我觉得,我一定是得了上班恐惧症

真的。秒懂了小侄子抓着椅子、抓着门框嚎嚎不想去幼儿园的心情。

 

  是怎么得了恐惧症的 

 

“不出茅庐便知天下事”,无论对诸葛亮还是对于我来说都并非好事。

——粪口传播、气溶胶传播、呼吸传播、接触传播……虽然都未经证实,但总觉得,怕怕。

——潜伏期的说法不断延长,24天,OMG。以前我被我爸的狗咬了后,我爸发现我七天之后听到水声还没哆嗦,狗狗情绪稳定,就很踏实。而这一次,24天,谁知道呢?

——那天到岗工作的同事们正戴着口罩相隔数米在开会,突然被通知园区里有了疑似患者,大家一哄而散。后来传出消息说,只是个“演习”。OMG~

 

 治愈系解药 

前任最近在求复合。

那天在我家小区门口等了很久,说有东西给我。如果我不出来,他就不走。打开后备厢,我看到了一箱75%酒精和10个N95口罩。

对,他还给我爸的狗买了件塑料雨衣。

“听说你要亲自上班了?”前任说,”先看看这个,你下周放心去吧。”

他发给了我一个视频。


 被迫营业?其实我有点想努力 

 

说实话,前任发我的视频,让我有了走下床直立行走、出门战“疫”的勇气。

这不仅是因为,他确实给了我保护自己的具体方案,也因为,在“史上最长假期”的漫长时间里,我本身,有点闲得发慌了。

 

那天,看到脉脉上“如果一直不上班,你的钱可以坚持多久?”的灵魂之问,我下线了正在玩的“狼人杀”。

听到老板在工作群里吼,“如果你们总不来,公司就会发现!没你!一样!”我合上了正在追剧的ipad。

刷朋友圈,看到卖保险的李姐不再炒“睡后收入”,而在炫“战‘疫’时期外快”,左手持家、右手数钱,还喜提了个什么东西,我干脆扔了手机。

闭关21天,其实,我是想努力的——Hin努力、只给自己看的那种。

我有点想念大家一起上班的日子。

 

 我知道,但他们知道吗?

 

提起上班,我很怕两个人和事。

 

一, 总爱拍我然后大笑的张姐。我打算转给她这个视频,然后告诉她:BMW。

二, 午餐时总想抢食物的大嘴。我打算转给他这个视频,然后告诉他:有多远,走多远,请单独吃饭,不聊,我们不聊。

 恐惧症让我们更安全 

 

这几天的网上热贴里开始有人畅想,战胜疫情之后,第一天想见谁,想吃什么大餐,或者在哪里疯跑一通……我倒没这么多想法。

 

前任说(疫情后我觉得他可以会成为现任),正常的强迫症和恐惧症,反而让我们在当下更加小心和谨慎,“抗疫”保护自己意义重大,她不仅关乎自己和家人,也是在保护同事和他们的家人。

 

想像中,2月17日,我戴上口罩和护目镜,推开家门,踏上上班的路。

 

我想,一切如旧,是件很幸福的事。

 

滚蛋吧,病毒君~

 

如果你有亲人、同事和不那么烦人的前任,请转发这个视频给他们。

作者:小贝

编辑:小梦